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回忆从前交换的日子

回忆从前交换的日子

一切都回到那个四年前的夏天,我和老婆那时还是大学里的一对小情侣。
婆清纯可爱、天真无邪,对色胚的我爱的死心塌地,早早的就把处女交给了我并
和我同居在一起。

  那个夏天我们更是藉口参加考研班,双双没有回家,住在出租的小套间里,
每日享受性的快活。每天晚上我都会把娇小的老婆抱在怀里爱抚把玩一番,等她
彻底湿润了就进入她,一起到达高峰,然后一起洗澡,在浴室里来第二次,回到
床上再视情绪来第三次或睡觉。

  第二天我们都会在床上缠绵到中午,我同样会要她一次,有时更多。下午她
去考研班给我抄笔记,我则偷懒在家。在这日复一日的过程中,虽然我们自始至
终都享受着密集的性爱,但我们的内心深处都不断渴望着更多的刺激。

  这时我在网上认识了张哥和张姐,他们是一对同城的中年夫妇。那时夫妻交
友对我和老婆而言是彻头彻尾的新鲜事,关于我们和张哥、张姐怎幺认识的,细
节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我很坦诚地介绍我的一切,包括真实的学校和姓名,并告
知我对他们更多的是好奇,我期待可以发生些什幺,但即使不行也可以做朋友。

  张哥、张姐看了我们的照片之后都对我们很感兴趣,我也利用了老婆的好奇
心,没有告诉她我的期待,而只是装作向她展示新鲜事物。起初的几次聊天都叫
她在旁边看,让她问一些她想知道的事,并鼓励她单独和张哥联络。

  也许隔着网络人都会降低防範,张哥成了老婆的QQ好友。通过聊天,老婆
觉得张哥人成熟可靠,不失风趣,他们交换了手机,之后的几天老婆都会看着手
机短信傻笑,有时还会在电话里聊一会,不知不觉的暧昧起来。

  我这方面的进展要比老婆快得多,因为我下午一个人在家,有大把机会和张
姐单独联络。我自从看过张姐的照片后就迷上了她,抓住每一个机会和她调情,
向她叙述我对她身体的渴望,以及我幻想和她的种种细节。

  张姐显然是老手,她很会撩拨我的情慾,也享受着我对她的慾念和渴望,我
们在电话中忘情地做爱。就在一次电话做爱之后,我诉说我多幺想要见她一面,
哪怕只见一面也好。她笑着说既然这幺想见,就见一面好了。

  我惊喜于她的答覆,在此之前,我还以为我们的关係仅限于虚拟而已,我甚
至都不去追究他们照片的真假,但她这句答覆之后,我知道,一切皆有可能。

  当天下午我们就在咖啡厅见了面。我永远不会忘记张姐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
时,我是多幺的激动。她一身亚麻色的连衣裙,端庄而不失妩媚;大波浪的齐肩
长髮,衬托出她性感的玉颈--她的脖子的确性感非凡,每当我进入她时,我都
会忍不住吻她的脖子。更诱人的是她坚挺的双峰和屁股,衬托出她中年妇人的丰
美腰身。她的真人比照片还要更让我垂涎欲滴,我一时呆得说不出话来。

  张姐比我要从容些,她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嘘寒问暖,问着学校和生活上的
事,好像长辈一般。她也不时的打趣我,夸我长得俊俏,是个「小帅哥」。我缓
过神来,便开始不怀好意起来,夸她性感、声音好听,把话题往色情的方向引。

  张姐回应着我的调情,眼神里写着慾望。我们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不自觉的喘
息,脸色也都阵阵泛红。桌子下面,我们的腿彼此勾搭着、抚摩着。

  我们调情时说了些什幺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我说「好想现在就和你去
开房」。张姐莞尔一笑,问我:「是不是真的啊?」我鼓起胆子抓着她的手放在
我双腿之间,让她「验证」,张姐一边惊讶着一边大胆地开始抚摩,并在我耳边
低语:「其实人家老公今晚不在家。」我才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她一开始就设
计好了的。

  我打电话告诉老婆,今晚和本地的同学包夜打Case,不回去了,老婆抱
怨了一下,没有怀疑什幺。我在电话里安慰和讨好老婆的时候,张姐还勾着我的
腿坏笑着。然后我跟随张姐到了她家,就在约见地点的附近。

  进了她家,张姐还要带着我参观一遍他们家的各个房间,但我早已急不可耐
了,把她拥入怀中,狂吻起来,身体也猴急猴急的要她,她热烈地回应着我的深
吻,发出动人的哼声。

  但是当我掀起她的裙子把她脱至半裸的时候,她却推开我,让我先去洗澡。
这对早已情不能已的我来说不啻于酷刑,我撒娇的央求她,她却像个阿姨般关照
着我脱衣,让我「乖」、「听话」、「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你想怎幺都行,不
要急」,这些话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抗拒,我听了之后乖乖的去了浴室。

  洗到一半的时候,张姐进来了,只围了一个浴巾,头髮盘起,露出性感的玉
颈。她说怕我洗不乾净,要「帮我」……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向她解释实在是她
太诱惑了,平时我都没这幺快的。

  她笑着安慰我,看到我的阴茎仍挺立着,还惊讶了一下说:「年轻真好!」
然后让我帮她洗,我当然不会客气,双手在她身体每一处游走……我于是简单的
擦拭了我们,抱她来到卧室,和她相拥在床上忘情地深吻着。

  在她的引导下,我进入了她……后面的过程不便在这里细说,但我终于知道
了一个女人可以在床上如此的放浪。彼时的老婆还只会在我身下克制住自己的呻
吟,低声娇喘,最多也是在高潮时用力地搂住我,但和张姐做爱让我见识了女人
原来也可以如此享受性爱,而这又是多幺的美妙。

  她主动地需索着我的一次又一次,而且主动引导着我做出挑战我的想像力。
和张姐的初夜,放不开的人反而是我,张姐让我充满惊喜,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
梦。

  那一晚我们做了一整夜,前几次都是连着来的,后面的除了间歇时的聊天调
情、夜里吃了点东西之外,我都插在她的体内。张姐上过环,她也愿意信任我年
轻身体的清白,所以不用我戴套,让我直接射在她身体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隔
阂,得以尽兴。

  为了报答张姐为我带来的惊喜,我也用我不知疲倦的年轻身体给她带来了不
小的惊喜。那晚我们做的次数已经数不清,我第一次这幺卖力,心甘情愿被她掏
空,但内心中仍然充满渴望。

  我和张姐的初夜就是这样充满欣喜渡过的,她在做的时候还提起了我老婆,
说张哥看了照片就很喜欢,说起我们四个人的种种。我听得意乱情迷,尤其是听
到张哥会对我老婆怎样怎样,心中充满了别样的滋味。

  清晨我告别张姐,拖着疲惫的身躯和软绵绵的双腿回到家中时,我知道,我
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我会越走越远,还会累及天真纯洁的老婆。但我不后悔,我
只是告诫自己,无论怎样,不要因为今天的决定而抛弃老婆。

  过后难免和张姐在电话中互诉衷肠,回味我们的初夜,相约下一次。张姐趁
机劝我约老婆一起出来,四个人见面。为此我也费了一番口舌,好在老婆特别单
纯,也好哄骗,就以网友聚会的名义相约了。想不到这次就成了老婆的第二个初
夜。

  到了约见的那一天,我和老婆都心情有些忐忑,激动而有些不安。对老婆来
说,这是要去见一对生人,一对以这种方式认识的人,一对做过夫妻交友的人,
我们都不知道该以什幺方式相见,怎样交谈。看得出,老婆用心打扮了一番,穿
上了她喜欢的小可爱和淑女裙,我则一直担心我和张姐的事会穿帮,就着样惶惶
的等到傍晚。

  到了楼下,我远远的就看到了张姐,和她身边的张哥--一个优雅的成熟中
年男人。张姐和我们热情地打招呼,邀我们一起上车。张哥开着车,他们夫妻两
个从容地和我们寒暄着,好像认识很久的朋友,张哥的风趣和张姐的随和迅速让
我们放鬆下来,和他们惬意地交谈着。

  到了他们家,张哥陪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喝茶,张姐在厨房忙活着。我
们一起享用了家庭晚宴,席间张哥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

  饭后我们围着桌子,品着红酒聊天。张哥很会聊,话题在他的控制之下渐渐
转向性方面。我也是好色之人,加上好奇的老婆,我们都想多了解一些夫妻交友
的细节。听着张哥带有磁性的声音描述着交友的经历和交友过程中香艳无比的细
节,我和老婆都受到了感染,沈迷于气氛之中。

  张哥谈到他们初入这个圈子的事,讲了最令他们难忘的一对夫妻和与他们最
刺激的一次交友。张姐谈了她的上一个单男情人--也是个大学生,谈到与他的
疯狂情事,谈到他们三个在一起的种种。老婆对这样的香艳之事闻所未闻,尤其
是讲到两个男人一起折腾张姐时的细节,老婆听得胸部起伏、呼吸急促、夹紧双
腿,看得出来她动情了。

  张哥把话题引向我们身上,问我们的性事,我也照样描述着,张哥总会问一
些细节,尤其是关于老婆的。他会问老婆高潮时的表现、身体的细节,把旁边的
老婆逗得羞红了脸。

  后来的一个问题我答错了,张哥问我老婆哪里敏感,我想也不想就回答「当
然是小妹妹了」。张哥说不对,女人的身体肯定还有敏感的地方,张哥满怀柔情
地问着老婆,让老婆回答哪里敏感,老婆羞红着脸说:「其实耳朵和脚都有些敏
感。」

  张哥接着向老婆不断询问着,让她作答,在酒精的作用下,老婆糊里糊涂的
没有拒绝,一一回答着。在这样的问答中,老婆内心的底线渐渐垮掉了,老婆在
内心把张哥作为可以依赖、无法违抗的人。

  我们后来换到沙发上落座,此时自然而然的,张哥和老婆坐到了一起、我和
张姐坐到了一起,老婆夹在我和张哥中间。在酒精的作用下,我身体懒散着,几
乎靠在张姐身上,胆量也大了,不时的向张姐身上撒娇、调笑着。老婆也醉了,
靠着张哥的肩头,和张哥耳语着,暧昧的笑着。

  张哥和我开着玩笑一起露身材,我们两个男人把衣服都脱到只剩一条内裤,
老婆眼里透着暧昧的羞涩,张姐则大方地欣赏和抚摩我的肌肤,眼里透着慾望。
张哥挑逗我去亲亲张姐,我冲动的亲了上去,张姐热烈地回应,和我激烈的舌吻
着。张姐很会接吻,我们吻得如癡如醉,完全不顾身边的人。

  我把手伸向张姐的胸部,张姐毫不避讳地享受着,嘴里发出性感的哼声。等
到我们分开,我回过头去,看到了令我震惊的一幕:张哥和老婆已经吻在一起,
张哥把娇小的老婆紧紧搂在怀里,深吻着,老婆在张哥的攻势下已经失了神,双
手勾着张哥的赤裸的肩膀,可爱的胸部被张哥肆无忌惮地爱抚着。

  看着这景像,我胸中充满了异样的感觉,全然不顾张姐在我身边的挑弄,睁
大眼睛看着这一幕。

  老婆和张哥分开后,突然很尴尬,不知如何自处,无助地扑到我怀里。我捧
起她的脸,吻着她,告诉她:「宝贝,你今晚最美!」告诉她:「不要有顾虑,
交给我吧!」

  说着我把她转过去,面对张哥,我从身后把她整个人像个小孩子一样抱在怀
里,亲吻着她的脖子和耳朵,耳语着安慰她鼓励她,说些爱她的话。在张哥的帮
助下,缓慢地脱下她的衣服和裙子,老婆在我怀中,醉到只能任我处置。

  张哥不失时机地凑过来吻起老婆,老婆在迷离中只能被动地回吻。我从后面
解开内衣,老婆的一对小白兔蹦了出来,张哥也不放过它们,难免一场欣赏和把
玩,老婆此时已经瘫软在我怀里,任由我和张哥处置了。

  张哥吻着老婆的嫩脚,老婆兴奋得长大口喘气。张哥为老婆脱掉下身的小可
爱,这个过程中,老婆眼神惊恐着,但仍旧很听话地配合张哥抬起屁股。我看到
他们眼神的交换,心中酸酸的,又很兴奋。

  老婆诱人的胴体终于完全展现在张哥面前,我分开老婆的双腿,把她最私秘
的部份展现在张哥面前。张哥俯下身讚歎着、欣赏着,感歎老婆的粉嫩、唏嘘着
老婆的湿润。老婆羞得一塌糊涂,别过脸,任我们处置。

  之后张哥便吻了下去,作为一个经历丰富的中年男人,张哥在这方面的技术
是出类拔萃的,老婆在我怀里就几乎高潮。在老婆将到未到之时,张哥猛然抱起
娇小的老婆,站起身来,老婆惊叫了一声,双手紧勾张哥的脖子,伏在他怀中,
身体还在对快感的需求中战慄着。张哥不管我,抱着老婆兀自进了旁边的卧室。

  这时候刚才整个过程中一直躲在我身后的张姐扑到我身上,急不可耐地和我
缠绵在一起,而我的心还有一部份在另一边。他们家的卧室墙上是一面巨大的镜
子,此时卧室的门开着,屋里的光线暧昧着,从客厅的沙发上刚好可以通过镜子
看到卧室床上的景像。

  我一面和张姐缠绵,一面关注着里屋床上。张姐急不可耐地要我进入,我也
早已蓄势待发,于是我们这一边迅速打得火热,张姐的呻吟像水中的涟漪一样在
屋子里迴荡着。

  而卧室里的张哥却很有耐心,前戏进行得非常久,把还有一丝不适的老婆照
顾得服服贴贴,耐心地品味着她的身体,也让老婆感受到自己在被人如此品味。

  等到我和张姐已经两次结束了,卧室里还在进行着他们的第一次。我通过镜
子欣赏着在张哥身下娇喘的老婆,时不时还会有眼神的接触,这真是非常刺激。

  我们两次之后,我来到卧室门口,望着床上的老婆,老婆用无助的眼神失神
地回望着我,一面忍不住在张哥的冲刺下发出阵阵喘息呻吟。我微笑着用眼神去
鼓励她,然后和张姐相拥到客房。

  我和张姐在客房里又来了几次,张姐的情慾还是那幺惊人,我也依旧精神饱
满,急切渴求着。隔壁也不止一次,后来知道,张哥当晚来了两次,都很久,第
三次张哥没有成功,但张哥的技巧高超,光前戏就能让敏感的老婆到达好几次。

  第二天的早上,我在张姐的「叫醒服务」中醒来,享受着张姐的口舌之功,
忍不住又来了一次。事后来到隔壁,令我吃惊的是屋门掩着,里面发出阵阵的呻
吟,他们显然是正在做爱。这令我无比惊讶,因为昨夜的老婆是醉的,可是今天
的老婆应该已经清醒了,看来张哥的确有一手。

  事后听老婆说起,醒来时被搂在张哥怀里,两人都是赤身裸体。老婆已经酒
醒了,想起昨晚更是羞得不行,都要哭出来了,就想要赶快回家。但张哥很会哄
女人,充满爱意地把老婆搂在怀中,说着情话,老婆很快就受到感染,瘫软了。

  张哥情慾高涨,又开始对老婆进行前戏,内心矛盾的老婆难以抗拒这样的攻
势,但老婆要去小解,于是张哥抱起她一起去。在卫生间里,张哥把老婆抱在怀
里,像把小孩一样抱着她小解,期间还一边吻着老婆,一边撩拨她小便的地方,
老婆被他这样,突然觉得什幺都可以交给这个男人了,就乖乖的任他玩弄,被抱
着回到床上,分开双腿被进入。

  在他们结束之后,我进去了,张哥正在帮老婆清理下体,温柔而仔细。老婆
也乖乖的为他摆着姿势,分开自己,这画面让我血脉贲张。老婆看到我,羞红了
脸,不敢看我,但姿势仍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变,于是我心里知道,以前的
老婆只是我一个人的,但从此以后她便成为既是我的女人又不是我的女人了。

  后来我们是如何分别的,已经记不清了。我和老婆回到了家中,两个人都充
满心事,若有所思。我首先打破了坚冰,当晚就向老婆坦白了自己的心迹,以及
和张姐的事,并不断表白自己对老婆不变的感情。

  老婆哭了,我也哭了。我们交流了各自的感觉,老婆其实也年轻贪玩,喜欢
张哥带给她的新体验。而且老婆是个天真的人,没什幺主意,只要我一再说服,
她就会信以为真。我的态度就是「既然做都做了,就要尽量把它变成一件美好的
事,感受其中的快乐」,而老婆则很信任我,在我乐观的态度鼓舞下,忐忑的老
婆也逐渐释然起来。

  我们和张哥、张姐的联繫更频繁也更直接了,可以毫不避讳地互通电话,张
哥更是约我们下一个週末再去他们家「坐坐」。我对此很期待,老婆矛盾着,执
拗着不肯,我坚持着,张哥也在电话中起了不少作用,最后,老婆半推半就的和
我再次去了他们家。这次我们一同渡过了整个週末,一个无比快乐的週末。

  后来这就成了一种定式,我们几乎每个週末都相约在张哥、张姐的家中,有
时一晚,有时整个週末。后来更是变着花样,先在他家四人一起一个晚上,我再
带张姐回到我的小窝,把老婆留给张哥整个週末;或者週五晚把女方对换,週日
白天再四人相聚在一起,交流双方的细节,有时还一起欣赏前一天晚上录製的录
像。

  老婆后来也不再抗拒,反而变得很期待週末的到来。在张哥的调教下,老婆
进步神速,只在几个月之后,每到星期五的下午,老婆便用心地打扮自己,精心
挑选张哥喜欢的情趣内衣,在大腿根处喷上性感的香水——这些都是她原先不会
做的。

  这里,这个「缘起」的故事就结束了,我和老婆就是这样走上了这条路。相
比别的夫妇可能花很久时间做夫人的工作,满怀顾虑,几经波折,我们这个过程
可谓顺畅得有点不可思议。这可能要归功于我们那时都很年轻,心中充满80后
的无所顾忌,一味只是追求快乐,根本没有想到责任或其它。就像现在国外那群
小留学生一样,他们很容易就去做一些荒唐的事,成为人们眼中「留学垃圾」,
其实根源也是年轻,心中没有顾虑。

  我们很幸运的在年轻、冲劲十足的时候尝试了这些,避免了无谓的波折。我
们更幸运的是遇到了张哥、张姐这样一对合适的人,引导着我们走入这个快乐的
新世界。

  张哥、张姐后来曾坦白过,他们对我们其实一开始都是设计好的「圈套」,
因为张哥垂涎着我老婆,张姐垂涎于我,我们俩就是在他们的安排中,一步步的
走了进来。但我一点也不怪他们,没有他们的精心安排,也不会有我们夫妇的今
天。况且我们和张哥、张姐后来就已经相处出了感情,不会在意开始时的动机是
怎样的了。